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教学研究首页 >> 初中教研 >> 初中语文 >>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饮成长“甘霖”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饮成长“甘霖”

2017-09-30 14:56:06  作者:胡崇海 夏磊  来源:临淄教育信息网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饮成长“甘霖”

    ——记“新基础教育”专家团孙元涛教授指导活动

                   胡崇海     夏磊   

与高士行,如沐春风。96日,“新基础教育”专家团孙元涛老师不辞长途辛劳,又一次如约来到齐国故都。在两天的行程里,孙老师深入课堂,围绕着“教结构、用结构”“长程两段式教学”“单元类结构教学”“群文阅读”等主题给予了“贴地式”指导,在渴慕快速生长的临淄中小学语文界撒下了粒粒饱满的“甘霖”。

96日上午,“新基础教育”语文课堂教学专题研讨活动在实验中学举行。

活动中,孙老师听取了刘学爱和张艳霞两位试验教师的初建课,课后与实验中学以及各联系校的语文教师进行了座谈。孙老师肯定了两位执教教师对“新基础教育”理念、教材研读和学段目标把握的精准度,并就“教结构、用结构”“长程两段式教学”和“单元类结构教学”等老师们普遍存在困惑的问题进行了详尽的解答和卓有成效地指导。现场的研讨气氛和谐愉悦,经过孙老师的指点,试验教师们豁然开朗,对“新基础教育”研究中“长程两段”教学策略在单元整合教学中的运用具有了更为清晰的理解和认识。

 

活动结束后,新基础教育实验校、联系校的老师们从不同的视角记录了自己的感想与收获:

实验中学 刘学爱:

201796日我有幸在“新基础教育”研讨活动中,执教了一节研讨课《风筝》。现在想来,选课时的纠结与担忧,磨课时的痛苦与彷徨,再建时的凝重与焦虑,还时时冲击着我的内心。然而我知道:承诺了就要承载责任。我愿意追随“新基础”,不断让自己成熟起来,我想这也是我的学生所希望的。

文本框: 实验中学  刘学爱这次研讨我们进行了一次新的尝试——“教结构、用结构”“长程两段式”的单元类结构教学。就是抓出单元里的大结构,把价值放大,触类旁通,前后勾连,做到学一篇文,迁移到教一类文。我选题时没有以单元为单位,而是以一个作者在初中课本中的作品为依托,研究作者的写作艺术为主题,把一个一个的散点聚拢,让其今天的所学成为学习下一个作品的基础。这样的选点设计还是得到了孙元涛教授的肯定,也为我们进一步的学习鲁迅、研究鲁迅增加了信心。

授课过程中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当老师不霸占着课堂的时候,班级里就会听到学生的笑声和各种不同的声音,课堂就会焕发生机与活力。在授课过程中我把课堂还给学生,让他们把控课堂的节奏。学生在解读“有这样的事吗?”这句话时,就抓出了两个关键词“绝望”“惊异”来说明小兄弟是不是记得这件事,两个人争执不下,下课了还追着老师问。给了我一些惊喜与思索,我想这就是所说的要重心下移,一切以学生为中心,从学生实际出发,让每一个学生参与到学习活动中来。我们所教的语文知识必须是在学生生命成长视野下的知识,所以在学习过程中努力调动学生的生活体验,利用他们已有的知识和经验来理解和吸收新知识,并且与自己的生命体悟融合在一起,使其成为学生生命成长中需要的知识。

    我自己知道,授课过程中有很多问题,比如学生把控课堂的环节,提出的问题比较散乱,没有分类,缺少条理。没有把学生放进课文人物形象的位置进行体悟等。老师们给了我很多建设性的意见,我会虚心接受,努力整改。特别是孙元涛教授的评点,给我很大的启示,让我离“新基础教育”的理想胜境又近了一步。孙教授的话语朴实,点评精准,一语点醒梦中人。他从单元整合教学谈起,说到如何抓单元里的大结构,什么是“教结构、用结构”,还谈到了阅读量的增加,字词教学是硬功夫,鲁迅的语言特点等关键的问题,让我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之感。真可谓是高屋建瓴,令人叹服!听了这些,我感到羞愧,自己的功课还需进一步地做好,做实,做深。

实验中学   胡艳梅:

张艳霞老师的这节课,体现了参与“新基础教育”研究带来的可喜变化。首先是在教学内容的选择上,张老师挑战了单元整合教学,体现了教师的自我成长意识;其次,对文本和学情的分析上,愈加细致科学,更多维度,也更有针对性和准确性。在大问题的设计上体现了有向开放,小结中体现了聚焦课堂生成。当然这节课最大的价值还在于对长程两段教学策略在单元整合中如何运用的研究探索。

老师首先对这一单元的教材进行了分析,对整个单元知识结构、特有的育人价值进行了挖掘和定位:《社戏》《竹影》为主题型文本,《安塞腰鼓》《观舞记》《看戏》为写作型文本。后两篇都以对艺术的描写为主要内容。不同的是,《观舞记》主要描写了舞蹈这一视觉艺术,比喻排比用的较多,《看戏》描写的是戏曲这一听觉艺术,通感和侧面描写用的较多。针对文本这一特点张老师制定了以下教学目标:1.品读课文,感受艺术之美。2.学会用语言描绘艺术美的方法。把大问题“请你找出最喜欢的句子,用‘印度舞真美,美在——’的句式说说你的感受”放给学生,让学生在品词析句中完成对艺术美的感受,并对其中的描写方法进行赏析。以“《观舞记》描写了舞蹈之美,那京剧的美又表现在哪里”过渡到对《观舞记》,描写方法的赏析,最后以同学们总结描写方法作为小结,完成了“教结构”的教学阶段。

张老师的教学引发了我的思考。首先,这节课“教结构”做得很好,但还有没有另外一种设计?这两篇课文在描写方法上有很多共性的地方,能否先精讲《观舞记》,使学生学会描写艺术的方法,完成“教结构”,然后在《看戏》中运用刚学到的描写方法来赏析?这样可以在一节课上实现“教结构”后马上“用结构”,实现单元不同课文之间的知识链接。另外,除了共性之外,《听戏》还运用了通感和侧面描写。侧面描写在初一《口技》中学过,可以引导同学们“勾连”,实现“用结构”;另一方面,对于初次接触的“通感”这一修辞,建议多留一些时间,通过“辨析”等方法使同学们对之有更深刻的认识,实现“教结构”,在以后遇到类似《绝唱》这样大量运用通感的文章时,就可以实现“用结构”了。这样使“两段”突破单元界限,使“长程”更长。这种设计既在单元内运用了“长程两段”策略,又放眼整个语文学习阶段来运用“长程两段”策略,知识间的条状组合更紧密。

其次,我认为单元整合教学中实施“长程两段”式策略应还解决好以下问题:一是对教材的分析定位要准确,教什么结构,怎么用结构?如何寻找发现学习内容之间存在的共同的本质联系,如何对教材的文本资源进行整体的开发和结构的加工,并形成长段设计?在教材分析时,教师就要找到单元教学环节中的知识点与学生已有知识及未来要学习的知识之间的联系,进行结构性重组。这既需要对文本价值进行充分挖掘,又要在对学生已有的知识积累准确了解的基础上对所教内容进行筛选,既要能使学生有用之前所教结构的机会,又要对当下所教结构如何去用,何时能用做到心中有数。这需要老师具有结构化设计学习活动的能力。要改变原来局限于每一节课知识点的思考与认识,改变了点状的孤立的教学行为,形成了对结构的认识,逐步形成整体综合的思维方式,打开了视野,将视野从知识点中跳出来,以培养长远目标作为前提,在学科的整体结构、特有的育人价值思考和认识的基础上,进行有层次的整体性设计。

研讨课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向大家展现研究成果,更在于激发大家思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必将上下而求索。

 

敬仲中学 胡崇海:    

新学期刚刚开始,孙元涛教授就莅临我区指导中小学语文“新基础教育”试验的常规化研讨活动,我们试验教师们收获满满,感动不尽。

本次的主题为“教结构、用结构”,“长程两段”式教学与“单元类结构”教学,实验中学的张老师和刘老师围绕着主题,为我们一众听课教师提供了极富借鉴意义的案例研究样本。在《手册》中,叶澜教授明确地提出了开发学科育人价值的两个基本策略——教材“结构加工策略”和“生命激活策略”,两节初建课均以这两大策略为起始点,注重散点的整合,对教材内容进行了“条状”、“块状”的重组,长程解读了教学内容前后关联的逻辑关系,分析本课具体的知识结构、方法结构,将类结构意识贯彻到了课堂的每一个细节之中。

比如刘学爱老师的《风筝》,就知识结构来说,遵循了从整体把握,到语言品析,再到内涵研讨的基本思路,同时由事到人再到情,最终重点研讨了极富隐喻色彩的物象,遵循了散文诗文体类教学的教学思路。就方法结构来说,教师一方面能够贴近具体的语言环境来分析文本内容,不架空,将方法的归纳总结落实到具体的语句之中;另一方面,通过抓语句、抓词语等方式实现微观方法的提炼。在叹服之余,反观自己的课堂,在教结构的过程中,方法的归纳和总结常常先抛给学生,然后再从课文中找证据来证明这种方法的实效性。在以后的教学实践中,我会努力反思、改进、重构自身的教育教学知识体系,切实加强教材“结构加工策略”和“生命激活策略”的内化落实。

在评课环节中,孙教授延续一贯的评教指导风格,向我们试验教师发放了理论技术层面上的饕餮大餐。孙教授首先指出了初建课教师对“单元整体教学”理解上存在的误差,让我们明确了“教结构、用结构”在单元整体教学中并不意味着一节课里要呈现两篇或几篇课文,即便是单篇课文的讲授,也能落实整体教学的思路。初中单元整体教学应通过前置性研究与学习,着力考虑清楚单元训练点的捕捉和辐射作用,然后将价值放大,以梯度化的设计落实到实践操作层面。孙教授谆谆教导我们,要加强主题化教学的研究与学习,不仅在课的设计上要有研究意识,更应该把这种研究意识落实到每一天的“新基础教育”试验日常化研究之中。

语文教改之山巍巍,语文教改之水淼淼。有了各级专家学者的贴地指导,有了我们试验教师的广博阅读、细部实践,新基础教育试验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花开粲然。

实验中学 张艳霞:

很荣幸在新学期的“新基础教育”研讨中,进行了单元教学的初步探索和尝试,执教一节主题单元课。备课之初,单元主题如何来确定,课文被割裂组合,会不会失去语文课堂的情景感,我心里充满困惑。我一遍遍的修改教学设计,寻找课堂学生学习的最佳方案,期望能更好地做到重心下移、贴近学生,课堂能更好地开放互动,学生得到更多的生命提升。

在“新基础教育理念”的引导下,我对单元从内容主题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整合,把《观舞记》《看戏》作为一个单元整体来学习,既避免了相似课的重复学习,又发展了学生的横向的整体思维。但在磨课的过程中,我反复思考几个问题,单元整合是否是几个文本的简单重复?这几个文本之间存在怎样的内在逻辑关系?如何在课堂上实施教结构、用结构的长程两段式的策略?如何平衡整合后的训练点和文本人文性的关系?如何更好的重心下移?

带着这些问题,我认真倾听了孙教授的指导,心里的困惑豁然开朗,认识到主题单元课改变的不仅仅是课堂的内容,更多的学生思维习惯的改变,是由散点点状思维向网状整体思维的改变的课堂,是更好地提升学生能力的课堂。课堂运用教结构用结构的长程两段式设计,在教结构部分,应力求贴近学生的生活,唤起学生已已有的生活经验和体会,引导学生感受语言之美,并引导学生归纳总结方法。在用结构部分,便可以缩短时间,让学生用已有的方法来自己发现新的内容与之前学习内容的异同。用学过的方法解决新的问题,学生的学习体验更深刻。

孙教授还说,不管教学设计如何,其实学生在课堂上的精彩才是课堂最最本真的价值所在,学生课堂上的精彩得益于课外的海量阅读。我想,课堂的精彩一方面得益于教师对学情的充分了解,基于学生立场的设计,课堂上收放的节奏。更得益于课堂外学生的阅读滋养。让学生课外阅读滋养课堂学习,课堂学习又来促进课外阅读,让语文学习成为生命自觉,课堂的精彩便不再遥远。

实验中学   李胜梅:

刘学爱老师是一位颇具研究性和创造性的老师,今天她执教的《风筝》真正彰显了一位语文教师的深厚功底。听完刘老师的这节课,静静地闭上眼,眼前仿佛就是一幅层次感、节奏感和画面感极鲜明的画卷:首先整堂课感知文本,了解其文;走进文本,品析其事;融入文本,感悟其人,三个环节层次清晰。其次课堂中无论是师生对话,生生对话,或是问题的收与放,或是数字故事背景音乐与表达情感的契合,亦或是语言的亲切,严肃……整堂课都充满了韵味。第三,板书设计画面唯美,蝴蝶风筝图案的板书设计与文题“风筝”吻合,并且课文的内容、情感和写作手法都融入在这只可爱的风筝图画里,实在是巧妙极了,美妙极了。

听课中思考的问题:

一、新基础教育要求重心下移,刘老师在学情分析环节就收集了学生对文本的许多问题,课堂推进中学生的提问也得以展示。我思考的是:这些问题如何分类?如何让这些问题巧妙的成为推进课堂的重要因素?问题的呈现与解决能否形式多样化?

二、如何处理语文课堂教学中的词语。词语是语文课必不可缺的一项内容,也是老师教学设计最纠结的内容。如何让词语教学能巧妙地融入到整个教学环节中,不露痕迹,而不是一个孤立的环节。刘老师这节课中词语比较多,密密麻麻一个幻灯片全是词语。记得于立国老师讲《端午的鸭蛋》重点讲了词语“络子”,讲这个词语的读音,解释它的含义,提出相关问题:络子是什么?和鸭蛋有什么联系?为什么我们平常的鸭蛋没有这个络子,而高邮的鸭蛋就有这个络子?……就从词语出发引出《端午的鸭蛋》这节课,及解决了词语教学,又把词语环节巧妙地和导入融合在一起,妙哉!语文教学当中的词语,就像象棋中的“卒”,冲锋在前,而不可或缺。如何让语文教学当中的词语,能自然地融入到整个教学环节中,值得思考。

三、关于教结构、用结构长程两段教学设计。《风筝》这节课,刘老师高屋建瓴,把初中阶段鲁迅先生的作品一览无余呈现在学生面前,这就是长城两段中的一段。而且刘老师在教课的过程当中,针对故事内容、表达情感和鲁迅文章的写作特色教了“结构”。初中阶段一共选了鲁迅的九篇课文,还有《朝花夕拾》名著导读。如何把这几篇文章用教结构用结构的方式来呈现。鲁迅的这九篇文章,其中有三篇选自《朝花夕拾》。无论体裁是小说还是回忆性散文,都可以看作是回忆性叙事文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鲁迅成年后所写的回忆性的文章。《社戏》回忆了童年时期和小伙伴的美好往事,表达了对小伙伴的喜爱之情。《阿长与山海经》回忆保姆阿长以及对保姆的怀念和赞颂。《藤野先生》回忆与藤野先生交往的几件事,表达了对藤野先生的无限的怀念和崇敬之情。还有今天的所讲的《风筝》,也是回忆20年前,我踏坏小兄弟风筝的事情,表达20年后的我对当年所做事情的悔恨。无论是和美的、温馨的回忆,还是《风筝》当中那些误会和冲突,其实都是亲情,都是回忆类的叙事文章,都采用回忆的写法,都表达一份情感。而表达的情感中多是理性批判,这也是学习鲁迅文章的难点。而且鲁迅的文章多运用对比的手法,多有意蕴深刻的哲理。

雪宫中学 孙叶丽:

参加“新基础教育实验”以来,是我工作十七年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在这样的一个的团队里,两周一次集中听课评课,每月一次专家指导,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源。我也很珍惜每次学习的机会,它不断丰富了我对文本的解读,引导我不断反思自我的课堂,使我获得了全新的力量。

今天让我印象颇深的是刘学爱老师讲授的《风筝》。说实话,听课本上记录的不多。因为从进入课堂,我就跟着刘老师的进程,与属于我的这一课不断进行对比思索。在这种看不见的思维碰撞中,竟然有了新的思路。

在“教方法,用方法”这个角度上,刘老师把握得相当好。初中段所有鲁迅文章入课,给初一的孩子一个宏观的初步印象;品析兄弟二人对风筝情感和具体行为的语句,引导孩子学习了人物刻画的方法;“风筝”为主线,抽丝剥茧,不断解密,孩子们有了属于自己的理解……语文教学的归类意识,让我感受到了刘老师心中专属的二度加工的语文教材。

针对一个问题,进行一次重建,我感觉在质疑问难这个角度有待思考。

鲁迅的文章,因为时代与人生经历的隔阂,确实适合学生提出问题,尤其是《风筝》和《故乡》这两课。这,也是“新基础教育”基于学生认知层面重心下移的奥秘之所在。但在课堂上随机起疑、现场对答,总是略显散乱。归纳孩子们的问题,不外乎集中在两个方面:写法和思想。写法老师设计得当,而思想角度却明显不足。而且在老师“还有没有其他问题”的驱动下,好多问题并没有得到深入的解决。

记得高青的郭莉莉老师曾经在评课中这样说过:“语文课堂要像挖井一样,找准一个地方,深挖下去,直到挖出水来为止。”这篇《风筝》作为一个饱经风霜的成年人对童年的一段痛苦回忆,其中融入了更复杂、更感伤、更悲哀的情绪,难度可见一斑。而且这情感不同于先生对待人民、关心疾苦的状态,不同于先生对待敌人、旗帜鲜明的精神,唯有这份兄弟之情,萦绕心头割舍不断。应该怎么来拉近文本于孩子们的距离呢?

我认为在这个难点上,应该给孩子搭建一个梯子,让他们在不断攀爬中获得属于自己的领悟。

梯度一:哥哥残忍地毁坏了弟弟的风筝、管理弟弟到底对不对?刘老师很好地进行了资料链接:《孟子》的“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妻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李允经的“鲁迅父亲早逝,他便以一个封建家长的资格来管束教导弟弟。”其实,初一的孩子还可以在生活体验上来理解,望子成龙的心态是他们对家长的共同感受。

梯度二:关键性的转折片段的理解。梳理整篇文章不难看出,这里属于核心理解的部分。围绕这份情感,在全文中出现了无数的关键词:虐杀、沉重、悲哀、弥补、忘记、惊异、肃杀、严冬……每一个词语都会深深烙上鲁迅先生所生活的时代背景和人生经历,每一个词语都是对本文思想的深刻性的解密钥匙。单就“忘记”一词来看,是真的忘记还是假的忘记?真的忘记就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吗?心理学研究的结果是:忘记是潜意识层面的,带来更深的伤害。就整篇文章的思想性来看,“起承转合”其中的“转”是最重要的环节。

梯度三:文章是追忆往事,缘起兄弟眼前的失和。这种发自内心的示好,究竟是写给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年立场上对兄弟情和教育方式的思考,重要的是先生这种深刻的自省精神。思想内容进行到这里,孩子们的看法已经不足以解决问题,迫切需要老师的数字故事来说话了。当然,数字故事中最后的先生写作风格的总结,与文章思想理解上并无关联。就一事论一事,解决一个问题足矣。

《风筝》一文,同为回忆性散文,为何独属于诗文集《野草》?所谓“诗言志,词言情”,有了更为丰富的思想,才入驻此书吧。再读鲁迅的作品,感受思想的温度和穿透的力量,感谢刘老师和新基础教育试验团队带给我的思考。

实验中学  匡燕:

经过一年的时间,课堂教学形式有了明显的改观,老师们感慨道:从没想到学生有如此高的积极性和想象力。我们的学生不是不活跃、不是不善表达、关键是我们要给他们提供机会,搭设平台。课堂上争论的场面层出不穷,老师被问住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听刘老师的《风筝》一课时,对于“学生是课堂的主体,把积极性和创造性充分交还给学生”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学生的理解力远超过我们教师。学习培养的是一种能力而非传授知识,教师引导下的学习给学生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提高了更大的舞台来展示自己。在刘老师主问题设计方面,专家给予很高的评价,具有层次性,由表及里,特别是板书设计,非常具有特色,引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对于学生结构的把握也很到位,真正做到教结构用结构。专家提出要建立课程的结构:磨课一是要树立学习意识,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二是要教材解读,注重教材的深入挖掘。

张老师的《观舞记》和《社戏》单元整合讲解的过程中,虽然单元整合对于大结构的运用来说比较困难,但张老师做了大胆的尝试,将学习目标设立为:感受艺术之美,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专家对于本节课的难度给予了肯定,要求教师对于单元类型的文章要善于抓典型,对于典型一要突出讲,讲细讲深入;典型二给予学生机会去巩固所学的内容。

 当然,在课堂教学中也存在许多问题,如课堂效率低,老师讲的多,学生练的少等。

现在,我们反思自己的做法,应该注重以下几个方面:

1.教师的内在需求到底是什么?

2.教师对学生发展的关注不够。

3.理念的学习太肤浅。教育思想观念是一切不良行为的根源,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如何让学生得到最需要的教育。要注意教学中的育人育己关。

4.课堂中成事为先,宁要真实的缺憾,不要虚假的完美。                                             

边河中学   路建明:

96日,新学期的第一次初中语文新基础教育活动开始啦!按照惯例,早上7点半,我走进实验中学的大门。心情一如当天早上阴雨的天气,有点沉闷,因为我总觉得前几次的新基础教育活动并没有给我带来生命的成长,更没有给我带来任何课堂上的变化。我一直都像一个局外人,融入不进新基础的教育世界。

开始上课啦!第一节课是刘学爱老师的《风筝》,虽然录播室里很闷热,但我却惊奇地发现自己没有了往日的浮躁,竟然渐渐地听进去了。一边听刘老师讲,我一边在以“新基础”的视角去思考:她先教给学生如何提出问题,这是她的“教结构”,后来她放手让学生去尽情地提问,这是她想让学生“用结构”。包括后

来张老师的课,我也在默默地添加注释:她在尝试把时间和空间还给学生,她的“五还”意识真好! 

后来的自由评课环节,我提到的两个点,竟然沾上了孙教授的边儿,我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多骄傲了!因为这是参加这么多次新基础教育活动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成长,感觉到自己参与其中,乐在其中。希望新学期的这次“破土之旅”能够让我在欣喜之后,在新基础教育的路上收获更多的成长!

朱台中学  孙邵萍:

刘学爱老师讲的《风筝》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是一堂“平实”的课,教师对学情与教材都做了深入的分析与解读,立足学情,设计教学内容,让师生通过碰撞,相互讨论,生成新的内容。这是一堂“丰实”的课。通过对三、四段的品读,以及学生的质疑问难,在课堂中完成师生之间的交流,实现资源生成与过程状态生成相结合。教师由文入情,让学生一步步走进鲁迅先生伟大的灵魂,这节课就像一只漂亮的蝴蝶风筝,飞入我们的视线,定格在我们的脑海。

张艳霞老师的《观舞记》《看戏》让我感触多多。张老师具有整体意识,她别出心裁将两篇课文进行整合。选择两篇文章中的美点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让学生在赏析中获得美的享受,体现出作品的语文味。同时教学中通过品语言、教语言,最终实现用语言,实现长程两段式教学教结构的目标,为以后学生习作打下坚实基础。

孙老师的解答更加深了我对“长程两段”式教学——“教结构”“用结构”的认识。孙老师提出单元整合我们应有更大的结构意识,发现其中的大结构。并结合两位老师的教学进行课程重建,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长程两段”式教学的内涵。

    新基础教育带给了我更多学习的机会,在新基础教育的路上,我将更加努力,与各位良师益友相伴而行,一路风景,一路歌。

实验中学   陈红芳:

作为一名初中教师,深知鲁迅的文章难以把握;《风筝》作为鲁迅先生散文诗的代表,思想意义更难测定,所以执教这一刻本身就是挑战。

刘学爱老师先从基础入手,层层推进。这也是刘老师了解学生的基础,完成的第一目标。初一新生的阅读经验不足,字词部分又是难点,在课堂,学生对“嫌恶”一词的读错,老师的反复提示指导看出。基础的夯实确实体现一切以学生为中心。

接下来,抛出主问题,串联知识点。刘老师在字词基础上引出“写了一件什么事”,看似简单,确是引导学生如何概括文章的事件,通过学生的生生对话,通过老师学生的师生对话,老师的追问,老师潜移默化教会学生如何概括,也就是教学生结构,接着可以用结构了。

通读理解课文的下一步,理解文章的中心。鲁迅写的文字都是有目的的。学生凭借课堂的知识是不够的,这就有了课外材料的补充,扩展学生的思维,通过老师的点拨提升,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刘老师的风趣的语言,一笑一颦的肢体语言,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刘老师的板书,概括了本节的内容,在主旨得到了升华,蝴蝶的造型,给我留下了的都是震撼!

相比刘老师的课,张艳霞老师的课,是知识点的大荟萃。文章多,时间少,需要整合材料,这需要老师站在单元基础上,整合教材。这更需要老师的努力和智慧。张老师把《看戏》和《观舞记》对比教学,两篇文章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容易找到,可见老师在选课上做了精心挑选。

敬仲中学  刘鹏:

作为一个刚刚接触“新基础教育”的“新人”,我能有这样一次听名师讲课,听专家指导的经历,感到十分幸运。这两节初建课,张艳霞老师的讲授的《<观舞记><听戏>》让我印象深刻,获得颇多启发。

这节课中,张老师进行了创新。将七年级上册第一单元的《观舞记》与《听戏》整合在了一起进行教学,这无疑是一种大胆的尝试。第一单元的文章都是围绕着“舞台艺术”展开。在“类结构”的建构上,存在一定的共性。可以进行整合。但是该如何尝试,如何整合是我们每个语文老师在“类结构”的教材重组方面急需思考的问题。

“类结构”的搭建,关键在寻找文本的共性方面。究竟什么样的文本可以成为一种类型?相同文体、相似主题、共同作者、相似写作手法与风格,都可以成为划分“类”的依据。

张老师在构建这一单元的类结构的时候,寻找到了这两节课具有的共性:印度舞和京剧既同是舞台艺术也是印度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张老师以这样的共同点为基准,设计课堂中寻找两篇文章的“美点”,指导学生使用“通感”等修辞手法。整堂课学生在寻找美、学习美、创造美的过程中,陶冶了情操、感悟了传统艺术。在听课的 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新基础教育”关照下的语文课堂该

是寻找同“类”文本的“共性”,还是搭建学习同“类”文本的平台?

在评课环节进行点评的时候,张元涛教授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们应该思考这一单元的一篇文章,对整个单元有什么辐射作用。”透过这番解读,我认识到我自己和许多老师一样,对“教结构”“用结构”存在误读。“新基础教育”指导下的语文课不应该只停留在解读“结构”的内涵上。应该拓展到“结构”的延伸与催化作用上。应该是“举一反三”的。“教”的“结构”内容应该以“用结构”为目的,应该教会学生去自主学习同“类”的文本的方法,培养他们由此及彼、由点及面的能力。

对于我们已经归为一“类”的几篇文章。我们可以立足于一篇进行分析。分析的过程中,重点解读这篇文章所具有的同“类”文章的共性。基于此理念,张元涛教授以鲁迅写作的一“类”文章为例,指导教师们可以与学生一起解读鲁迅本人以及鲁迅文章那种犀利的笔触,深刻的主题,沉郁与幽默结合,强烈的人文主义精神等特色等。通过针对这些共性的解读,进而为解读鲁迅的其他文章提供便利。有了“教结构”环节的深入解读,“用结构”环节的教学过程可以适当的缩短,同“类”其他文本的解读将会变得轻松许多。这种“新基础教育”理念倡导下的语文课,其实才是真正的“磨刀不误砍柴工”。

总之,只有把“以点带面”方法放眼于整个同“类”文本阅读中,我们的语文课才会变得有意义,有时效,有生成性,既平实又真实。

朱台中学   赵永芝:

今天有幸到临淄区实验中学听了两堂骨干教师的新基础教育实验课,通过两位老师的授课,使我感受到新基础的魅力。

叶澜教授认为,教育活动是动态生成的过程,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不仅要把学生看作“对象”、“主体”,还要看作是教学“资源”的重要构成和生成者。无论是刘老师还是张老师,都真切的做到了这一点,“把课堂教学还给学生,让课堂充满生命活力”,把课堂真正交给了学生,学生提问,学生回答,教师相机点拨,在互帮互助、讨论交流的过程中解决文中的难题。

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仅是知识的“呈现者”、对话的“提问者”、学习的“指导者”、学业的“评价者”,更重要的是课堂呈现的教学信息的“重组者”,刘老师在课上跟学生进行有效、高质量的互动,并且及时总结,提高了课堂学习效率,使知识更加系统化。

可反思自己的教学,我是把学生当作一个生命体了吗?教育对于学生和教师生命成长的意义是什么?今天的公开课是我开始认真思考:怎样的教育活动是最利于生命成长的。

首先我认为要改变自己与学生的关系,关注学生的表现,倾听学生的意见,开放课堂,给学生创造一个敢于发表自己意见的氛围,改变学生的发言方式。其次做好自我反思,就是针对课堂中出现的种种弊端进行思考,然后确定在以后的教学中该如何改进。出了问题,我不能只是一味的寻找学生的问题,也要反思自己。

以前我认为只要上课课堂气氛活跃,学生发言踊跃,这堂课基本上就算成功了,就可以说把课堂还给学生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想法。真正意义上的好课,不仅要看这种表面的活,更重要的是学生从思维深处真正活起来,学生表面的活是基于他们经过理解而来的,而不是为了纯粹的表现。看来“以学生发展为本,把课堂还给学生,让课堂焕发生命活力”真的不是一句简单的话说说就行。

最后,我将以全新的思想和行动用心去践行叶澜教授的教育思想,在教学中不断尝试去验证其理论。

雪宫中学   周岚:

201796日在实验中学听了刘学爱老师执教的《风筝》和张艳霞老师执教的《艺术之美》,感受很深。这些课呈现了“新基础教育”所追求的“生命活力”“教师智慧”“学生成长”和“主动发展”等理念。叶澜教授倡导的 “新基础教育 ”追求的学校效应概括为四句话:“把课堂还给学生,让课堂充满生命活力;把班级留给学生,让班级充满成长气息;把创造还给教师,让教育充满智慧挑战;把精神发展主动权还给师生,让学校充满勃勃生机。”这四句话非常有针对性,在这几节课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贯彻“新基础教育”理念,教师要主动从传统的角色定位中走出,形成新的角色定位,在自己的教育实践中实现自我更新。在刘老师的课中,注重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重心下移,如感知文本环节,让学生概括文章写了一件什么事,学生自己先独立思考,再小组交流。教学的中心环节,走进文本,更体现关注学生的自主发展,学生就自己阅读中的困惑进行质疑,生生之间、师生之间进一步探讨解答,充分尊重学生的个性、理解,而不象传统的灌输课堂那样由老师提前设计好教学环节,一步一步领着学生去完成教学任务。学生的自主发展得以充分体现,哪些是该教的,哪些是不该教的?教学生不会的,学生自己能学会的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这不也是“传导授业解惑”吗?从学生提出的问题中也可以看出,学生对文本的理解程度,很多问题提得很有价值,正是文章的难点,学生在交流中进行思维碰撞,把学生生命中探索的欲望点燃起来,创造的潜能开发出来,让他们拥有一个充满信心、勇于开拓发展的积极人生。同时,教师劳动的创造性,其自身的创造意识和创造能力,也鲜明突显出来了,叶澜教授所说的,要用生命的动态生成观念来审视课堂教学,这正是新基础教育的灵魂。

怎样的教育活动是最利于生命成长的,如何促进师生生命多方向的发展,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活力,把人的发展置于中心位置,让教学设计脱下僵硬的外衣,这就要求我们不能完全对整个课堂教学进行预定安排,教学进程有时需要灵活改变,同时针对课堂教学中许多生成性的资源,许多闪光点,教师应该开发和利用这些资源,这样才能让课堂充满活力,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这就对从事教育教学活动的教师来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要求我们必须更新改变教育教学观念,不能墨守成规,继续让学生在课堂上扮演配合老师完成教学设计这一“剧本”的角色,要鼓励学生积极参与教学过程,通过参与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增强互动性,让课堂教育教学活动呈现多元互动。在关注学生积极参与教学的过程中,必须纠正自己在教学设计中不切合实际的目标。同时对此过程中呈现的新目标实现“生成”。只有完成教学活动的动态生成,课堂教学模式才有真正的变革,才能突出教育过程本身的生命性。

要实现教学中的角色转换,还要改变自己与学生的关系,关注学生的表现,倾听学生的意见,开放课堂,给学生创造一个敢于发表自己意见的氛围,改变学生的发言方式,用“我有个建议”“我还想补充”,其次做好自我反思,就是针对课堂中出现的种种弊端进行思考,然后确定在以后的教学中该如何改进。

充满生命活力的课堂,对师生来讲有无限的可能性。在这样的课堂上,师生不仅仅是教和学,而更为重要的是让学生的生命向着无限的可能性发展,这样的课堂教学是真正地在育人。新基础教育,给我们的教育事业注入了无限的活力,我们一定落实到日常的教学中,着眼于学生未来发展。

 

责任编辑:jysczk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
· 采撷语文教改的万千韶华...
· 传道、授业、解惑——区...
· 走进新基础教育 共...
· 玉兰花开 群英荟萃——临...
· 解疑、授业、传道,聚心...
· 临淄区本色作文研究会成...
· 全区初中语文“文本解读...
· 携起手,解读文本;明思...
· 关于参加淄博市2015年初...

推荐文章

更多

·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
· 采撷语文教改的万千韶华...
· 传道、授业、解惑——区...
· 走进新基础教育 共...
· 玉兰花开 群英荟萃——临...
· 解疑、授业、传道,聚心...
· 临淄区本色作文研究会成...
· 全区初中语文“文本解读...
· 携起手,解读文本;明思...
· 关于参加淄博市2015年初...

热点文章

更多

· 漫步“新基础教育”,啜...